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0|回复: 0

那个傻傻的高个子男孩

[复制链接]

7861

主题

7861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3647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个傻傻的高个子男孩
  

  那个傻傻的高个子男孩

  ——凌风

  

  

  挂上电话,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要结婚了么?当初那个傻傻的高个子男孩!与我同桌而食,同檐而眠,一同上学堂,也曾经同桌的表哥,终于下定决心要娶妻生子,投入婚姻的牢笼了!可喜可贺!

  二十年前,我们表兄妹俩走在同一个屋檐下。姨妈是跑单干的采购员,四处找厂家谋生路,根本无法有规律地照应表哥的饮食起居,委托给我妈妈照管。大我一岁的表哥便顺理成章地成了我家的一员。我们俩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同桌学习,连上课也都是在同一个班上,起初也还不是同桌吧。我只记得老师常常让我们背书或是改错。往往是我顺利通过了,而表哥怎么也过不去老师那道阎王关!不但如此,老师还责令我:他是你表兄,你去教他!多可气!好好属于我玩耍的功夫硬是被他给耽搁了,害得我也得奉陪到底!心底里一百二十个不乐意,迫于老师的威严,也只得忍气吞声,没好气地给他指指点点,满腹的心不甘情不愿。

  回到家,我更是恶语相向。什么好吃好喝的我都得尽让着他。这原本是属于我的专利,如今可是今非昔比罗!他这不是虎口夺食么?于是,总背着妈妈没好气地对他挑刺:“你吃我家的,穿我家的,凭什么还跟我争!”表哥大着嗓门跟我争辩:“谁说的!我妈给了生活费的。”再争也争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愤愤然不理睬。

  随着小妹的出世,妈北京中医医院治疗白癜风用什么方法妈已承担不下一大群孩子的重荷,全部转往姥姥家。想不到,同桌的队伍在逐渐庞大。又多了一个大我们两岁的小姨!更有趣的是,我们仨坐在一张姥姥家自己搬去的硕大方桌上上课,屁股底下,一人一条高高的条凳,同听一个老师讲白斑病医院课,做一样的习题。放了学,一同去姥姥家附近的鱼塘里,捞一些看不见眼睛的小鱼苗喂姥姥家的那只老花猫。结果,一个不小心,没踩实,跌进深不可测的池塘里,扑腾扑腾喝了不知多少污浊的泥水,大呼救命!是小姨和表哥找了根枝干把我搭上了岸,救上来我一条小命,总算有惊无险!

  后来,命运对于我们三个朦朦胧胧的少年做了不曾预料的安排。一个奇迹的突转,我们从此各奔东西!最起初,受惠于上海知青准予一个未满十六岁子女返城的大好政策,表哥得以理所当然地回到了大上海他爷爷的身边,成了名副其实的上海人!我则随父亲南征北战的石油会战,最终把家迁到了百里外的油城异乡落了脚。唯有小姨困守家乡,却怎么也意料不到,多年后,她远嫁他乡,去了港口城市宁波扎根。

  在我们尚未成家,却已成人的八年前,我们曾经再次在姥姥家一度相逢!多年不见,表哥已然长成一个一米八大高个儿的大小伙子了。站在我面前,有几分腼腆又有几分熟识。我们顾自说笑,姥姥步履蹒跚地走过来,搬了一个板凳欲要踩上去,以便取下一些挂在房檐上的油炸过的年货做菜品。是身材魁梧的表哥把姥姥双手扶住腰身,那么轻轻一举,举到半空中,轻而易举地取下了果篓!姥姥呵呵地笑了,我们都笑了。表哥俨然一个大男子汉了!

  姥爷为了庆祝我们的大团圆,特意杀了自家养了几年的一头大肥猪。被吹足了气活象一个大滚球的猪被劈成了两半,张开悬挂在靠墙的石壁上,随吃随割!我和小姨等几个表姐妹闹着要吃烤肉串。是表哥把肉从半边猪上一刀一刀剃下来,串在竹签上,架在烧得火红的炉火上烧烤。那些比齐的肉串滋滋地冒着油烟,再撒上些许辣椒末,吃得我们一个个呼哧呼哧辣得直吸鼻子!

  接着烘烤印子粑。那是我们家乡独有的一种米制产品。事先把米舂成粉末状,兑上一定量的水,和匀,按在一个有把的木质模具里。印出来的小米粑什么模样的都有,各种神态逼真的吉祥小家畜或者花卉啦,应有尽有!拿将在手里,一个全国白癜风爱心大使小小的米粑就是一幅活灵活现的画!架在炉火上烤着吃,直至两面焦黄鼓泡冒出白气,就算大功告成,可以即食了。看着鼓胀胀的美丽的小米粑,轻轻咬下一口,淳淳的米香扑鼻而来,说不出的喜爱!表哥烤了许多奉上,他自己健康中国重要影响力年度人物却只是淡淡一品,更热衷于为姐妹们效劳。我们背着他,偷偷地撇嘴笑了。说到未来的姻缘,我们谁也不愿承认自己会短见识到很快就会着了结婚的道。最后,我与他相约誓:若我结婚在先就是输家,他不过陪送我一台录音机;他结婚在后就是赢家,我当买一台电冰箱作为贺礼!谁知,那时的誓言竟成为了泡影!

  之后,我们又是多年音讯全无。我果然一如他所料,先入围城成了家,有了女儿。而表哥迟迟未果。连对象据说也没谈成一个。姨妈让我在单位帮他物色一个。苦于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不想,就在这当儿,我们再度重逢。起因还是因为姥姥。姥姥中风偏瘫卧病在床。我与小妹前往探望。恰巧,表哥也请了二十天的探亲假特地从上海赶回来看望姥姥。不凑巧的是,我们到达时,他已回姨妈处,准备第二天返回上海了。真不想这样擦肩而过,也许,此后的我们从此就再也无缘相见了。我们通了电话,约好在长途汽车站一聚。当我和妹妹突兀地伫立在车站里四处张望的时候,一个颀长的陌生身影向我们走来,那是他?身着蓝青的夹克,牛仔裤,远看与某明星有几分神似,近看还是像极了姨父!正是他!“来了?”“啊。”“票买了吗?”他说着一口别嘴的家乡话,带着浓浓的吴音方言。“还没呢!这不是等你吗?”他老人家可好!头也不回,抬腿走向售票窗,掏出钱夹买了两张返程票。这个人!难道我自己不会买票么?不过是等你叙叙话,又不急于一时,车子半个时辰一趟,多得是!表哥买了票走近前,告诉我们得上车了,还有十五分钟发车。我心下忽然生出一丝气恼:这个傻表哥!别人是想与他叙叙旧,他可倒好,催着人打发你快走!我只得边走边告诉他:没给他谋到一个合适的表嫂很抱歉!他笑了笑说,没关系的。大概他已从姨妈那儿得知我已尽力了。送我们上了车,递上姨妈为我们备下的一袋路上即食点心,问我们可带路上备用的饮用水了?我随口应道:“下车就到了,懒得罗里罗嗦拎那么一大堆零碎!”他又转身去售货亭买了两瓶矿泉水递上来。看到我们坐在车上安然无恙,静待发车,在众目睽睽之下,与我们似乎再无话可说,表哥向我们道别。。。。。。那个傻傻的表哥哟!

  而今,却传来他要结婚的喜讯,煞是惊讶!却又在意料之中。我们的誓谁也没有兑现,只有默默地替他高兴,为他祝福!不知将与表哥相伴今生的表嫂又是何许人也?

    

  (于2005-9-27-12:00午时随笔,恭祝表哥喜结连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2-16 04:47 , Processed in 0.09099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