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回复: 0

月下闲谈

[复制链接]

2625

主题

2625

帖子

789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895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月下闲谈
      
   
    “我不知道怎么了?我刚上了二楼的拐角处,一个绿色的铁门,上面一半是纱网,一个带眼镜的男的向我看来,我突然发现我是光着身子的,妈的!我可不想让一个男人看我的光屁股,我马上跑下楼,看见一个卫生间,就象室内的那一种,我进去了。垃圾桶里好多卫生巾,我的衣服就在我的手里,我刚要换,卫生间变大了,卫生巾突然变多了,垃圾桶里都装不下了,地上都是,堆到我小腿了,不过没有带血的,一会卫生间都满了,就他妈的象云里面一样,又进来一个男人,我靠,我吓醒了。”我正给室友讲我刚做的梦,已经夜里2点了,刚才我梦里骂了一句“你妈,男人换衣服也看。”然后我醒了,于是被逼问做什么艳梦。
      
    二狗子似乎还不过瘾,问我:“靠,没有看见卫生间里有女人洗澡。”因为他姓苟,我们认为贱名好养活,就叫他二狗子。
      
    我白了他一眼,“还梦遗呢!说了卫生巾堆满了,哪来的女人?”
      
    “你倒霉了,看见卫生巾男人要走霉运的。”二狗子龌龊的笑着。
      
    “你真他妈的垃圾,女性的生理周期,你歧视女性,你妈没有那个,哪来的你?”另一个同屋的狼骂二狗子。因为他姓张,家里排老三,张三在东北是狼的别称。
      
    这个房间不到20平米,外面是一个客厅,还有一个阳台、厨房和厕所。我们三个人租了这么一个房子,每个月还要800块,深圳的房子很贵。
      
    我摸索了半天,就找到一个打火机,一摸床和墙有一个大缝,烟又掉床底下了。“狗子,给我根烟,我烟掉床底下了。”
      
    二狗子一个胳膊支着身子,一只手把挂在墙上衣服够了下来,摸出一根烟扔给我,也扔给狼一只,自己点了一根抽了起来。
      
    “你给我的什么烟,这么冲。”狼边咳嗽边问。
      
    “我的烟怎么这么柔。”我照着打火机的光一看,“云烟。”
      
    “我的怎么是希尔顿!狗子,你一个烟盒怎么有两种烟。”狼看见我给他递眼色就闭嘴了。
    我明白为什么我床底下的烟有时候就找不见了,我一般一两个月才打扫一次卫生,当然也是没有烟憋的,找以前掉床底下的,每次只找到两、三盒,忘性也大,总以为自己记错了。我是抽希尔顿的,狼和我一样烟也总掉床底下,而他抽的是云烟。
      
    狗子的家里当年是县里的首个万元户,用他自己的话讲,“当年老子家里八几年就有轿车坐。”他爸是开矿的,后来因为要关闭私人矿,他爸冒险开矿,砸里面了,连同二十个工人。法院还要他家赔工人的伤葬费,他家一下就穷掉底了,卖了房和车,连他妈最心爱的陪嫁玉镯子也典了。还清了债,住那个地方怕工人的家属上门闹搬到了农村住,住的还是人家不要的土坯房,一下雨房顶到是草盖的厚漏的少,而墙是土坯的总渗水,有几次暴雨后还要脱坯补塌了的墙。狗子的妈原也是家境富裕的主,环境太苦在狗子十六岁的时候就找他爸去了,狗子的姐姐为了狗子上学,找了一个瘸男人嫁了,那个男人大狗子他姐十三岁,可能年轻的时候受刺激了,狠命的折磨狗子他姐,还不许他姐和别的男人说话,说话了回家就没头没脑的打。有一次把狗子他姐的坐骨神经打坏了在医院躺了一个月,回家躺了三个月,虽然好了,但背总有点弯。狗子要找瘸男人拼命,瘸男人说他一个人养活姐弟两个人,出个气还不行,那年狗子上高三,狗子他姐劝狗子好好上学,那以后瘸姐夫对狗子他姐好了很多,而且狗子他姐的腰没有影响生育,第二年给瘸子生了一个儿子,地位也就更好了。不过多了一张嘴养活,狗子大一没有念完就辍学了,他自己当过小工,送过快件了,每次总遇到干点违法事的老板,狗子总干不长。最后狗子刻苦了一下,上完了自考专科,来深圳找了份工,我们三个是一栋办公楼的几个公司工作,在公共餐厅认识后住到了一起。狗子从来不说他家的事,那次他给他姐打电话,他姐北京看白癜风大概多少钱说学校不给她儿子减免学费,而瘸姐夫的地也收入不治疗白癜风的偏方有哪些呢丰,他姐的腰最近疼的厉害,脚有些不听使唤,为了家还要帮村里修大坝,推一天的石头挣4块5白癜风早期治愈方法,狗子的钱他姐不要,要狗子攒着娶媳妇,狗子邮了几次钱,他姐都退回来了。狗子在一个伤心的晚上,奢侈的买了一箱啤酒,自己喝了三瓶就把所有的委屈都抖给我和狼,于是我们都沉默,记得那晚的月亮很圆,狗子说跟他妈笑的时候一模一样。
      
    狗子躺在床上闷闷的抽烟,烟被没有窗帘遮挡射进来的光晃的发紫,有些诡谲的味道。
      
    “狗子,想你姐了?”狼好心的问道。
      
    “没,想我外甥了,我要白颠疯好好挣钱,等我外甥长大了我让他上大学,然后读研究生,读博士,然后出国,不在那个穷山沟守一辈子。”狗子突然发了狠,把烟扔在了地上,黑黑的房间里,那烟头的亮光很闪。
      
    窗外听不见汽车声,也没有车灯的亮光,今天晚上是月牙,光朦朦胧胧的洒在屋里,还是看不清什么,一会烟头的光也灭了,只听见狗子不耐烦的翻了一个身,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我觉得月亮好象又圆了,象极了我妈的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1-16 22:29 , Processed in 0.08830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