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0

冷与暖  0o1anslv

[复制链接]

2630

主题

2630

帖子

791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912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几天杨夫人的心里常常发毛,在家里坐着心不着地,走在路上又心慌意乱,做一些实际的事儿来排遣一下慌乱吧,心里又七上八下的没心情,她似乎隐隐约约有些预感,总觉得家里要发生什么不详的事。但当穿着蓝制服戴着大盖帽的同志走进杨宅,向杨夫人出示搜查证的时候,她还是吃了一大惊。虽然这个时刻在她的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为了配合执法人员的工作,她茫茫然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两个穿制服的人在自己每天都要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家里翻箱倒柜,任他们搜查所有的角落,他们的乱撕乱拽就像是在撕扯她的心。她在心里骂着狠心的东西,你这个没良心的,在外面有什么事儿,怎么不提前跟我说呢?难道这么多年来,连我也隐瞒?连我也信不过?   

  前几天她也曾听丈夫轻描淡写地说过,最近单位里出了一些事,可能要为家里带来一些麻烦。她没有上心,不知道会有什么麻烦,也不知道会有多大的麻烦,丈夫不说,她也从来不问。这是她多年来养成的遵规守矩的习惯,她就像生长在白面缸里的小白鼠,乐此不疲地在里面吃饱喝好,不愿多一分心,不愿多管一份事儿。这时候,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事情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也不知道会有这么严重。但她还是在心里悄悄庆幸,他恰好不在家,没能让他们凭着手里的拘留证把他拘留走。不管怎么说,只要有他在,很多事都会有活动的余地,就凭和那些每日里来家里串门儿的大大小小的领导干部的关系,她想信丈夫杨新的能量。   

  两个蓝制服单吃中药白癜风能治愈吗同志搜查完毕,向杨夫人开具了清单,让杨夫人签过字后就要离开。大门口儿“哧……”的一声,停下了一辆桑塔纳轿车,杨新局长和往常一样夹着公文包从小车里很自然很从容地钻出来,“啪”的一声很潇洒的关住了车门,他向后甩一下明亮而乌黑的头发,迈开虎步就往家里走去,仰面碰上来家里搜查的两位检察院的同志,当他抬头看到那威严的闪着红光的国徽时,就不由自主的两腿软了一下。但他很快镇定一下情绪,想想自己也是市里一堂堂局长,怎么会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再说他觉得前面的事儿风声已过,所有的漏洞已经堵住,所有的风险已经抚平,他在那件事儿上应该是市里的功臣,更何况一个小小的市检察院还能奈何得了他?想到这里他的两腿又硬梆起来,挺起来的腿把你我携手共抗白癜风他的胸脯支撑得正而直,他仰起头正要开口问他们是干什么的,那两个蓝制服中的其中一位看了他一眼很客气地问:“你就是杨新同志么?”杨新正要开口说是,另一位蓝制服已经将一双锃亮的手铐挽住他的双手,连他和公文包一起被带上另一辆白色蓝字的执法小汽车,很冰凉地把他带走了,那轿车的屁股后面还冒着令人讨厌的呛得人咳嗽的烟。   

  杨夫人站在街门口见证了这一过程,她不能把自己的丈夫留下来,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刚才由侥幸垒起来的安全大厦开始在心里一大块一大块的剥落,直到剥落得赤裸裸地疼,她开始后悔丈夫当初为什么要当官,还在埋怨他为什么要那么正直,总是得罪那些有特权的人,早出晚归,忙来忙去,到头来还不是把自己忙到冰窟窿里?她以为带走杨新是天大的冤枉,但她却无力为他洗冤。她连忙给丈夫打手机,但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是“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然后就是“嘟、嘟、嘟、嘟、嘟、嘟”的声音。杨夫人稍后也没有再拨,她猜想丈夫的手机肯定会一直关了,那些穿制服的人不会让他和家里联系了。   

  主心骨的离开,让杨夫人站在院子里六神无主地发着呆。她开始回忆过去丈夫回到家里的潇洒和从容、严肃和忙碌,虽然她在他面前感到压抑,但为有这种压抑感而自豪而骄傲,她知道那是一种官气在他身上的表现,以前别人见了她叫她杨新家的,后来多少年人们对她的称呼变了,别人见了她都叫她杨夫人,她喜欢后来的这个称呼。然而现在她想哭,但是哭不出来,她的心里一阵阵地发酸,控制不住的眼泪不争气地直往眼眶的外面挤,她竭力地遏制着在眼里打转的泪珠,挖空心思地想接下来她该怎么办,该做什么。她很颓废地回到屋里,墩在宽厚柔软的沙发里,就像一个婴儿被襁褓亲切地裹着,但是她感觉不到往日的优越和惬意,感觉不到昔日的温暖和舒坦,愁苦在心里汹涌的弥漫着,如暴雨前天空灰褐色的乌云,滚滚翻卷,龙腾虎跃,层出不穷,愈来愈浓;如飓风中大海里的波涛,逐天澎湃,不断地在海岸边摔成碎末。她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儿子,是的,丈夫被带走了,还有儿子,现在的儿子已不是几年前的毛头小伙子,他已经是市城建局的一个办公室主任了,也许他能救他爹一把呢。再说这样的事,她不想让任何外南昌白癜风专科医院地址人知道,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谁愿意让这样的丑事出门呢?她想速战速决,在短时间内尽快解决好,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她连忙拨通儿子的手机,抽抽噎噎地告诉他说你爸出事了,具体情况还不清楚,现在已经被检察院的人带走了。   

  二十三岁的杨登月接到妈的电话,就像突然间被蒙住眼睛从高楼上摔下来一样,不觉得疼,但是很懵,他也是茫然不知所措。他回白癜风治疗最好的药到家坐下来和妈商量,两个没有主心骨的人经过反复研讨,生出了一个主意,决定找熟人帮忙,在这种情况下,不能顾及丑事不出门了。登月虽然在单位也有人叫他主任,但他毕竟还是年轻,他自己也还从没有把自己当什么主任看,更别说别人,年龄稍长一些的的同志仍然叫他登月,即使有人偶然叫他一声主任,也只是在嘴上的尊重,在心里也没有觉得海口白癜风专科医院在哪里他就有主任的威严。他提出来是不是把乡下的叔叔找来,他也觉得现在的家里缺少了一个主心骨,没有主心骨,就像一棵树没有了根,树再大再粗壮,也是经不起风吹草动的。虽然叔叔是农民,但他毕竟是成熟的男子汉,至少在家里可以暂时顶起这片天。杨夫人长长地叹口气说:“孩子,这不是什么光荣的事,还是尽量不让家里人知道吧。”杨夫人首先是不愿让家里人知道,即使他的亲兄弟,也不愿让他知道。其次是她觉得杨然来了也没用,在平时的家儿童白癜风能治好吗里,总是贵客满堂,局长,科长,一个个都是油光的头发,西装革履,皮鞋黑亮,和丈夫说话都是满脸堆着可爱的笑容,在她现在的记忆里,那些人的话最多的也就是“是是是,对对对!”假如那时杨然来了,才大煞风景呢!再说平常她就讨厌他,总是嫌他脏,一个整天泡在农村的泥瓦匠,身上不是土就是泥,灰头土脸,土里土气的,不会说话,不会应酬,眼色也不够活泛,在农村他也算一个精明人,可在她眼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1-16 22:21 , Processed in 0.08925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